唐三中文網 > 牧魂記 > 第一卷 雪夜 第七章 銅燈

第一卷 雪夜 第七章 銅燈

?    第七章 銅燈

    “啊,這是什么怪物……”坐在秦寒一旁的青玉被突然出現的善翼嚇得一個趔趄,從門檻上一屁股做到地上。

    似乎是聽懂了青玉的話,只覺得眼前一花,小善翼就出出現在青玉面前,俯視著青玉。青玉看著善翼尖銳的喙,金黃色的眼睛里射出銳利的目光,雖然滑溜無羽的小腦袋有些滑稽。但青玉可笑不出來,他只覺得汗毛直豎,這種感覺比去年面對家里王二叔捕捉來的那頭大蟲還恐怖數倍。

    “救命…秦寒…他要咬我,快攔住它…”青玉的閉上眼睛大叫起來。殊不知秦寒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不輕,聽到青玉的喊聲才反應過來。可是他也怕啊,秦寒站起身雙腿打著顫,逼上眼睛,使勁的揮著手,顫聲喊道:“走開…走開…”

    聽到秦寒的呵斥,小善翼疑惑的抬起頭看了下秦寒,放棄了躺在地上的青玉。蹦蹦跳跳的跑道秦寒面前,啄了啄秦寒的靴筒,隨即又“啾啾…啾啾”的鳴叫起啦。

    秦寒眼睛稍微睜開一條縫,看到善翼在腳邊啄自己的靴子,再看到鹿皮靴子上的幾個大洞,更是嚇得一臉煞白。一下子跌倒在青玉旁邊,這對難兄難弟,這下好了,兩人并排在一起躺著裝死。

    這一難怪,秦寒會如此恐懼。這雙鹿皮靴子是剛入冬十分,府里的王二叔送他的。說是用來答謝秦寒經常幫他刷馬、喂馬的。靴子用上好的水鹿皮制成,水火不侵,柔軟卻韌性極強。居然被小善翼一啄一個窟窿。啄在靴子上尚且如此,要是啄在肉上那還得了。秦寒可不認為自己的肉比這靴子結實。

    小善翼似乎很疑惑眼前這兩個生物怎么這么脆弱,自己叫兩聲他們就躺地上了。可就是這個人給自己感覺很親切啊,本能的想要靠近他。

    “啾啾…啾啾…”小善翼叫了兩聲,搖了搖禿禿的腦袋,突然想起什么。轉頭噔噔跑過去,從門口啄起那朵噬靈魔花,又噔噔的跑過來,把花放在秦寒的胸口上,然后獻寶一般的急促的叫起來。

    躺倒地上裝死的兩人,并沒有感到預想中的疼痛。心里在想,原來王二叔所教的遇到猛獸,躺在地上裝死還是有些用處的啊。可是偷偷瞇著的眼看到,這朵奇花時,兩人都大吃一驚。

    “這…這不是…我們在青峰山頂看到的那朵寒月雪蓮嗎?”青玉驚坐起來,指著秦寒胸口的魔花驚聲道然而青玉并不知道這花不是秦寒所說寒月雪蓮,而是與彼岸之花并列幽冥之花的噬靈魔花。

    然而這朵曾讓白朝風三人吃盡苦頭的魔花,此時就這么安靜的躺在秦寒胸口之上。秦寒右手拾取魔花,除了入手有些冰涼,其他并無感覺。魔花在清冷的月光下呈昏暗的紅色,無論秦寒怎么努力去看,花依舊像是蓋著一層薄霧。昏暗暗的,無法看清。總感覺與白日在青峰山所見,有些不同,但秦寒卻又說不出來。

    凝視著這朵魔花,秦寒的眼神有些空洞。似乎忘記了眼前的處境。眼前又浮現出秦老頭瘸著腿,咧著嘴對自己笑的光景,那個缺了顆門牙的笑容是那樣的溫暖。

    可惜,一起的變了。就因為這朵該死的蓮花,就因為自己要去采這該死的花。連父親最后一面也未能見到,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父親不在了,要這該死的花有何用!秦寒心里被怒火與悔恨充滿。失去理智的他雙手握住這朵花,使勁的揉撕,想要把這朵害了自己父親與青府一家的魔花揉成泥,撕成碎片。

    憤怒的秦寒面目漸漸變得有些猙獰,瞳孔中映出的噬靈魔花,漸漸變成一盞油燈的模樣。仔細看去,竟然有些像秦老頭隨時臥在手中的那盞青銅油燈,只是燈里并沒有那朵忽明忽暗的火焰。

    當秦寒眼中出現油燈倒影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秦寒手中的噬靈魔花竟然慢慢的由花骨朵盛開了,當花朵展開至一半時,秦寒眼中的油燈也由模糊的影像變得越來越清晰。魔花完全盛開之時,秦寒眼中的青銅油燈也清晰到了極致,就連油燈原本模糊不清的銘文也變得清晰起來。只見油燈之上用古纂刻有八字:九幽聚靈,安魂天下。突然間秦寒左眼中的青銅油燈迸發出一縷青色的光芒,照射在魔花的花心之上。而隱藏在噬靈魔花中那朵噬靈魔炎也掙開了花朵的束縛,順著青光飛到了秦寒的眼中。準確的說是秦寒眼中的青銅油燈之中,而秦寒眼中的油燈之中也出現了一朵淡青色的火焰,忽明忽暗的閃爍著。

    油燈也不再是簡單的倒影,變得更加真實起來。只是秦寒手中的噬靈魔花在青色火焰離開的時瞬間枯萎了。在一陣清風浮起時,化為灰燼消失在秦寒中手中。

    這一切,或許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又或許是過了很久。秦寒與青玉在魔花展開的瞬間就失去了意識和感知。當秦寒回過神來之時,眼中又恢復了以往清澈的模樣。兩人望著秦寒空空如已的雙手一陣呆滯,若不是腳前小善翼輕輕的鳴叫聲,兩人或許會認為這只不過是個夢境罷了。

    青玉拍下有些發蒙的腦袋奇怪的說道:“花呢?我記得那朵花剛才還在你手中啊,怎么突然間就不見了?發生了什么事?難道比把它吃了……”

    秦寒也無奈的苦笑了下道:“怎么可能,我要是自己把它吃了,我會沒感覺嗎,那么大一朵花。剛才我發生了什么,我好像什么都不記得了!”

    看下鹿皮靴上的窟窿,一個念頭突然在秦寒腦中浮起來,莫非是這個東西干的?秦寒詢問眼神飄向小善翼。小善翼似乎明白了秦寒的疑問,突然啾啾啾的叫起來,一副很生氣的樣子。抬起一雙前腿,整個直立起來,一雙短粗的小前腿猛的落在門口的青石板上,居然陷進去數寸。而青石板也似乎不堪重擊,啪的一聲,由小善翼雙足踏下的地方龜裂開來。

    青玉頓時嚇得跳了起來。要知道門口這些青石板,取自青峰山,石質堅硬無比。乃是府里祖上花了巨大的代價方從山上開鑿運回來的,石板厚一尺三寸,桌面大小。須四個壯漢一起用力方能移動,擺在那里就算府里力氣最大的那個人用鐵錘也未必能把石板砸爛,何況這東西只是踏了一下,若是它雙腳踏在自己身上,那還得了。青玉可不認為自己的身體比石板還硬。

    青玉躲到秦寒身后顫聲道:“秦寒,你快別惹它生氣了,我可不想變成那塊石板啊。”

    秦寒也被這小東西的力量驚到了,后退一步靠著青玉,解釋道:“我哪知道,它竟然能看懂我的延伸啊”說完連忙對著眼前這個小東西歉聲道:“我沒說是你干的啊,我就是問一下,你被生氣……我知道花還是你給我的,我只是奇怪怎么突然間沒了……”

    小善翼聽到秦寒的話語,也停止了鳴叫,噔噔跑到秦寒腳下,用頭使勁的蹭著秦寒的腳。

    青玉被這一幕驚得差點掉了下巴。連忙向秦寒問道:“這是什么東西,看著像匹小馬,但嘴怎么是這樣,而且剛出生的小馬也比它大啊。我看它好像對你很親昵,你什么時候認識的,我怎么從來也沒見過。”

    秦寒苦笑道:“我也沒見過啊,這是我第一見到,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跟著我們來的。”

    青玉急道:“你不是在王大夫那里看過一本專門介紹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的書嗎,上面也沒有說這是什么嗎?你快想想啊!”

    秦寒腦海里仔細回憶著王大夫那本山海經.奇物篇里面介紹的每種事物,再和眼前這個小東西比對著。突然發現書中所說的兇獸篇中有一種兇獸與它有些相似。

    秦寒驚呼道:“難道是…但不可能啊?”似乎自己也不太相信,秦寒立刻否決了自己的判斷。

    青玉道:“為什么不可能,你到底在說什么,能不能說清楚?”

    秦寒道:“看它像書里所說的上古十大兇獸之首的善翼,但是書中介紹這些兇獸都是兇殘無比,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經滅絕了。又怎么會在這里出現!”

    聽到秦寒這么說,青玉也是看了看這個小東西,道:“上古十大兇獸…兇殘無比?沒那么夸張吧”

    秦寒無奈的道:“所以我說不可能啊,要是王大夫在,或許……”說道這里,秦寒突然沉默了下來。背后的青玉也沒有在說話。

    驚天的變故實在讓個少年無法接受,就如天塌下來了一般,就算小善翼的突然出現讓兩人一間轉移了注意力,但背后寂靜的庭院還是真實的存在,時刻提醒著他們府里發生的一切。

    青玉哽咽道:“秦寒,你說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怎么會突然變成這樣子,他們又不是神仙,怎么會突然就消失了呢?”

    秦寒緊緊的咬了下嘴唇,直到嘴角溢出鮮血,但他卻毫不知痛。心里的痛與悔恨早已讓他的肢體變得麻木起來,輕聲道:“我也不知道。對不起,青玉哥,要不是我去采藥,你也不會跟著一起去,也許老爺他們也就不會這樣了。是我對不起你。”

    秦寒的話語讓青玉眼神一暗,他喃喃的道:“我是有些怪你,但是我知道這并不是你的錯,這么大的事,如果你我都在的話,或許家里現在就真的沒有一個人了!這樣來說反而是你救了我啊”說完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秦寒的肩膀。

    青府巨大的變故,讓兩個稚嫩的少年突然間變得成熟起來。或許他們知道將來的路是何等的苦,何等的難。

    “啾…啾啾…”或許是感受到了兩人之間不同尋常的氣氛,小善翼也輕輕的叫了兩聲。秦寒蹲下身撫摸著小善翼光滑的脊背,輕聲道:“你怎么會跟找到我們的,你的父母呢?”

    小善翼疑惑的看了秦寒一眼,微瞇著雙眼,似乎很享受秦寒的撫摸。秦寒幽幽的道:“你是不是也跟父母走散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府里的人突然消失,一定不是他們自愿消失的。肯定是別的原因,陷入沉思的秦寒眼里突然閃過青峰山頂那一幕幕,能讓青府突然變成這樣的人,一定不會是和自己一樣普普通通的人。

    “仙人、怎樣才能成為仙人?”秦寒突然站轉身對著青玉道:“青玉哥,你還記得我跟你說的那三位法力強大的仙人嗎?要是我們也能成為那樣的仙人,就能知道府中發生什么了!”

    聽到秦寒的話,青玉眼睛一亮,道:“對…你說的…對,父親就說過那位劉仙師擁有移山倒海的能力,可是…可是仙師說我靈性不足,無法修行啊。”想到著青玉的眼神又暗淡下來。

    秦寒搖搖頭道:“雖然我不知道修行是怎么回事,但我父親告訴過我凡事不論怎么難,只要有恒心,能吃苦,一定能夠做成功的!”

    “啪、啪、啪”空中突然傳來幾聲拍手的聲音,在寂靜的夜里顯得很是尤突。

    秦寒、青玉二人抬頭一看,只見空中突然出現四個人。其中三人正是白天所見的白朝風、月兮、沈碧榮三人,三人分別站在各自的仙劍之上。而白朝風右側,多了個青衣道人,只是他腳下并沒有仙劍,而是就那么懸浮在空中,但秦寒卻沒有一點他會掉下來的感覺。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他就該那么站在空中,理所當然!

    等青玉、秦寒二人回過神來時,四人已站在地上。近了,秦寒才看清這位道人的模樣,清瘦修長的身體,面色溫然如玉,眼神平和,下巴一縷青須更讓他顯得道骨仙風。

    道人看著秦寒微笑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紀也能有如此見識,實是不錯!”又看了白朝風三人一眼道:“你三人可知道了?修行一事,天賦固然可貴,但毅力與恒心方是成就大道的根本!”

    “謹遵師叔教誨、我等明白。”聽到道人的問話白朝風三人連忙躬身答道。

    白朝風看了秦寒身后的青府大門一眼,臉色突然一變,道:“師叔…這是幽冥派的功法?”

    青衣道人點點頭道:“不錯,的確有些像幽冥派的功法,幽冥派雖然作惡多端,但極少對凡人動手,否則的話,修行界早無這個門派存在了!”

    聽到這里,青玉連忙站出來,拉著秦寒一起跪下哭道“求各位仙師,救命!”

    PS:前兩日,突然有事,沒有更新,盡量爭取補上吧。看到覺得寫得還入眼的朋友,麻煩收藏、推薦下,謝!

  http://www.vqczxv.tw/muhunji/433296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qczxv.tw。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电子游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