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網 > 孔門學渣 > 第438章 是時候離開了

第438章 是時候離開了

    從周天子那邊回來,天已經黑了。

    要不是皇后那邊有請,周天子還不想放樂歌走。皇后派人來催了兩次,周天子才去的后宮。

    要知道周天子與皇后的關系,那是剛剛的。雖然!他們都老了,很少有男女之事。可畢竟!周天子與皇后是真正地結發夫妻。

    其他的妃子,比如說楚妃等人,都是后來被迫沒有辦法,周天子才接受的。

    作為大周天子,是有那個權利娶很多女子的。可是!他這個大周天子不同于其他天子,不想娶太多的王妃。

    因為!他考慮到了:他生養的兒女后代越多,兒女后代們的日子越不好過。

    要知道!現在的大周天子,權力早已架空,還不如下面的諸侯君王。你沒有了土地,沒有了賦稅收入來源,你拿什么養活子女?

    現在的大周天子,靠的是天下諸侯的朝貢。可是!自從權力被架空后,下面的諸侯都尋找各種理由不朝貢或者少朝貢。沒有了收入來源,他這個大周天子拿什么來養活自己的子女后代?

    所以!他這個大周天子,是不想娶妃生王子的。

    更何況!他的愛妃樂妃不見了!

    如果有樂妃,也許他的心情不會這樣。可是?他的樂妃都沒有入洛邑就被人陷害了,至今下落不明。

    如果有樂妃在,他寵信的就不是楚妃,也不是皇后。

    他寵信楚妃,那是被逼迫的。如果不是迫于楚國的壓力,他是很討厭楚妃的。雖然!楚妃比皇后美麗、年輕,可他受不了楚妃的霸道。

    如果樂妃在,楚妃和皇后都會被他冷落的。他與樂妃的感情,在原配皇后之上。

    與皇后的感情,一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上,二是迫于周禮。在周朝的周禮約束下,你不得不對正室好。如果你不對皇后這個正室好,你的天子之位都坐不安寧,會遭遇很多人反對的。

    當時皇后也是有勢力的,她的背后有晉國。這不是?后來的晉國開始敗落了。皇后想靠娘家,可娘家卻靠不住。

    要是晉國不敗落的話?皇后的勢力也是很厲害的。要是晉國不敗落的話?太子也不會被人陷害死。要是晉國不敗落的話?楚妃是得不到寵信的。

    再則!皇后這個女人很好,配做皇后。

    總之一句話!他與皇后的感情,是有基礎的。如果是一夫一妻制的話,樂妃都靠邊站。

    回到周藏室,樂歌更是堅定了決心,離開皇宮、離開洛邑,回魯國去。

    目的已經達到,是時候走了!

    探親的目的已經達到,他的十個處子夢的目標還沒有達到,所以!他必須離開皇宮、離開洛邑。

    “回來了?”老子見樂歌悶悶不樂地回來,遠遠地就招呼起來。

    “先生!”樂歌應了一聲。

    “封賜都還給主上了?”老子又問道。

    “暫時寄存在國庫里!”樂歌又應了一聲。

    “其實!你放在周藏室這邊也沒事的!周藏室里面的人,都不貪財!沒有人敢動主上封賜給你的東東的!”老子說著,眼睛朝著樂歌看著,觀察樂歌的神色變化。

    “我也不貪財!”樂歌沒好氣地應道。

    他從老子的神色、語氣中聽出來了,老子壞得很,在耍他。都什么話呢?好像我很貪財似的!不!好像我不放心他和周藏室內的所有人似的。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為什么要放在你這里?我為什么不放在國庫里?我為什么不送還回去給我的父王?

    你都什么人啊?你這不是耍我?把我樂歌當弱智玩么?

    “好!不貪財就好!來來來!我跟你說話!”老子是人精,見樂歌不高興了,不想再觸碰樂歌的底線,就換了一副面孔,熱情地招呼著。

    樂歌懶得搭理老子,可見老子招呼了,不得不聽話地跟了過去。

    還有!他雖然生老子的氣,可他還是有事求老子的。

    要想離開皇宮,他還得老子幫助。要是老子不幫他這個忙,他還離開不了皇宮。

    要知道!皇宮不是自家的菜園子,想進就進,想出就出!你雖然進來了,可你想出去,卻是很想的。沒有人帶你出去,你是根本出不去的。

    那好!皇宮要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隨便進出,那還不亂成一鍋粥了?早就亂套了,更沒有安全感。

    所以!進皇宮很難,出皇宮一樣很難。

    你要是沒有老子的幫忙,你根本就出不去。你對護衛說你是周天子都不行,人家是不會放你走的。除非!你長了翅膀,從皇宮的圍墻上飛過去,飛到外面去。飛出洛邑城,飛出周天子管轄的范圍。

    “你做得很對!”兩人坐定后,老子看著一臉不高興的樂歌,很認真地說道。

    樂歌自然是沒有作聲,聽著老子的下文。

    “你不是不放心我,也不是不放心周藏室內的人,而是!你不能收下封賜!”老子繼續說道。

    對于樂歌的不高興,老子就當沒有看見。

    周藏室內的其他人聽了,都看著樂歌笑了起來。

    他們跟老子接觸這么長時間,早已被老子給調教了。不!應該是接受了老子的道家學說理論,對人生都看透了。就算樂歌收下封賜把東東散放在周藏室內,他們也不會偷拿。相反!還會很負責看樂歌看守著,生怕別人偷拿反而讓他們說不清楚。

    “你要是收下封賜了,別人會怎么說你?還不說你就是為了封賜才來洛邑的!是不是?而你!是為了尋親的!是為了打聽身世的!是不是?雖然!主上封賜給你財物都是應該的,都是應得的,都是你本分的!可是?別人不會這么看的!是不是?

    所以!你把封賜送還回去,是對的!主上不會要的,還會想辦法給你的!已經封賜給你的東東,就是你的!是不是?主上雖然手頭上還沒有諸侯君王的錢財多,可也不會虧待你的!是不是?……”

    老子這才解讀起來。

    不解讀給樂歌聽的話,他怕樂歌還要誤解他。

    他不是在耍樂歌,而是在試探樂歌。

    經過這次的試探,老子基本上確定了:樂歌不是貪圖什么才來洛邑的。而是!真的是為了打探身世才來洛邑的。可樂歌并沒有想到:他真的是大周天子的兒子,是王子,是周天子與最愛的樂妃生養的兒子。樂歌就是再壞,也是一點準備都沒有的。

    你不知道、不確定自己的身份,你壞什么?在還沒有確定自己的身份之前,就盤算著:假如自己是周天子的兒子,如何能撈一筆錢……要是這樣地人,那么就厲害了!

    而樂歌!不是那種人!

    老子是個智者,看待問題比一般人更清楚些。百镀一下“孔門學渣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http://www.vqczxv.tw/kongmenxuezha/94667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vqczxv.tw。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电子游艺城